星期天的下午,阿唬和教授兩人獨自關在房間內聊天。


阿唬懶洋洋地躺在床上,一副什麼事情都不想做的樣子。教授坐在阿唬床對面的電腦桌前,興致盎然地上著網路。


教授正在看朝陽特別開設來交流學生意見的網站“紅磚網路交流園地”。此時的他正在瀏覽討論區,以前的討論區乏人問津,不但問題問的少,看的人少,甚至有建設性的回答也少。更不用說會有人提出一個爭議性的問題來讓大家熱烈討論了。


不過今非昔比,此時的紅磚討論區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門可羅雀了,反之出現了開設網站以來從未有過的盛況。學生們都爭相到討論區發表主題,討論的內容當然是目前最火熱的話題,也就是以當樂為中心在打轉的話題。


『“超能力二一魔王當樂VS地下總司令XL”,“當樂的正義或是罪惡?”,“當樂事件戲中戲的真相”﹒﹒﹒﹒』教授看著五花八門的討論主題嘀咕著。『哇喔﹒﹒﹒﹒你和那個XL把整間學校的氣氛炒到沸騰了耶。連當年沈肇基電吉他事件都沒這麼多人討論呢。』


『畢竟跟每個人都有關,大家討論的當然熱烈﹒﹒﹒﹒』阿唬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網路上現在分成了兩派,一派是支持你的,一派則是反對你的﹒﹒﹒﹒不過到現在都沒看到有人表態支持學生會和XL就是了。』教授目不轉睛地看著螢幕。


『反對我的基本上就有支持XL的意願了。』阿唬看著天花板說。『你看的那些主題是不是都是在討論區發表的?』


『當然啊。那裡才有匿名,不然誰還敢到那裡發表自己反對當樂的意見?意見區的優點和缺點就是身分公佈呢。』


『想也知道都是在意見區發表的﹒﹒﹒﹒』阿唬笑了一笑。『人性就是這樣,只有在不為人知或是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展露出來,這個社會真誠的人已經很少囉。』


說著阿唬坐起了身子。『說來也好笑,見不到面的人反而比較真誠。』


『喂,你真的不來看看嗎?有很多發表都是反對你的喔。說不定你可以從文章中找出幾個該當的人啊。』教授轉過頭來問。


『算了吧。當樂的事情我每天不論任何時候都在聽,不管是上課、老師跟同學聊天、吃飯、走路甚至是上廁所時都在聽當樂的事情。如果我不是當樂本人的話我就會覺得很有趣,只可惜我就是當樂。』阿唬苦笑了一下。『尤其是我還要裝成很有興趣地跟朋友們聊我接下來可能的行動,然後又不能跟他們說他們的想法都是錯的,這樣的精神折磨任誰都受不了的。』


阿唬說著伸了伸懶腰。『所以偶而休息一下,不要整天沉浸在當樂的身分裡頭也好。』


『呵呵呵呵﹒﹒﹒﹒』教授淡淡一笑。『你這傢伙真不是蓋的。現在全校的調查人員都出動了,你還可以這麼悠閒,真不知道你哪來的這份自信?』


『當初我撿到這本筆記本時,一決定要負起掃除校園歪風的責任時,我就已經有會被校方追緝的心理準備了。』阿唬說著走到了電腦桌前,將放在桌子上的筆記本拿起來,若有所思地看著。『如果一點小騷動就驚慌失措,那要怎麼成大器?』


教授靜靜地看著阿唬,一言不發。


『反正我─』


咚咚咚!”突然間,一陣敲門聲從門外傳出。


阿唬被這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嚇了一跳,趕緊轉過頭望向門口。『哪一位?』


『是我!』一個女生的聲音從門外傳出。


『呃,好,等一下﹒﹒﹒﹒是我妹-』阿唬轉過頭,只見教授已經不見了。


阿唬訝異地環繞四周,房間內真的不見教授的蹤影,難道是活見鬼了?現在找出教授也沒用,他躲起來也正好。於是阿唬走到門口將門鎖打了開來,接著門外便走進來一個小女生。


她是阿唬的妹妹,留有一頭及肩的長髮,身高比阿唬矮了一點,年紀只有到國中而已。跟已經大學了的阿唬差了好幾歲。


『怎麼?平時都不會鎖門的,今天怎麼那麼反常啊?』阿唬的妹妹斜著頭問。


『我也可以有隱私權這種東西吧?』阿唬不悅地說。『妳來有什麼事嗎?』


『哎呀?你想裝傻啊?』阿唬的妹妹斜眼看著阿唬。『當初乞首憐尾求來的一千塊呢?該還我了吧?』


『原來是這個啊?真是勢利眼的妹妹,跟哥哥講話滿嘴都是錢錢錢﹒﹒﹒﹒』阿唬嘀咕著,他轉過身想去找背包拿錢,只見教授坐在床上。


阿唬嚇的瞪大了眼睛,怎麼他剛剛沒發現教授?只見教授輕輕一笑,用食指在嘴巴前比了個手勢示意阿唬不要出聲張揚。阿唬緊張地用眼角瞄了一下他妹妹,只見他妹妹還是依然故我地看著電腦螢幕,好像根本沒發現教授一樣。


阿唬不知所以然,可是他妹妹好像很奇怪的看不到教授,因此他還是默默地去拿錢包,當作沒有發生什麼事。他走過教授旁邊時還對教授使了個疑惑的眼神。


『諾,錢拿去吧。』阿唬說,他用眼角看了看教授。


『你剛剛幹麻鎖門?該不會在看色情網站吧?』阿唬的妹妹懷疑地笑著說,她似乎真的沒發現教授的存在。


『什麼色情網站?我可是在看我們學校那個當樂的消息呢。』阿唬說。


『你是說你常常講的那個可以隨便二一別人的那個人啊?』阿唬的妹妹問。


『是啊。這件事現在已經鬧的越來越大了呢。』阿唬說,他彎下腰操縱起滑鼠。『妳看,好幾十個討論主題都在討論那個當樂,現在已經是大學裡最火紅的話題了。』


『哇﹒﹒﹒﹒你該不會以後也被他二一吧?』阿唬的妹妹看著螢幕說。


『怎麼可能?我可是都有定期讀書的耶﹒﹒﹒﹒』阿唬淡淡地說。


教授在後面靜靜地微笑,他看著阿唬演戲感到好笑。阿唬當然知道他不會被當掉,他有絕對的把握知道自己不會被當樂二一。


在某個陰暗的房間內,一個男人默默地蹲在床上。那張床是個上舖,床底下則放了一張書桌和一台電腦。


他若有所思地看著牆壁上的冷氣,冷氣孔控制排有規律地轉動。他一言不發地看著冷氣排動作,心神飄蕩到九霄雲外。這是一種極為專注於思考的狀態,他現在已經完全沉浸在一種精神與思緒斷絕外界感受的狀態。


週遭毫無聲響,光線無法被眼球所感受,這個男人的心神已經脫離了現在的肉體,進入了自己腦中所架構的虛無的精神世界。他在深沉的思考,極度專心一致的思考。


為什麼他當時不把我二一呢?難道有什麼我不知道的考量嗎?還是他沒有能力把我二一呢?是因為我沒有功課不好所以他不能破壞原則把我二一嗎?不對﹒﹒﹒﹒不是這個原因。應該是當時他沒有能力二一我,為什麼沒有能力呢?是因為他不知道我的長相嗎?


『喂!』突然間,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思考。


他往下一看,只見一個男的神情不悅地抬頭望著他。那個男的戴著一副長方形的細框眼鏡,留有一頭蓬鬆略為雜亂的短髮,身高比同齡的人還要矮一點。看起來不像個大學生,他的長相也比同年齡的大學生還要稚氣一點。不過他給人的感覺卻有讀過一定程度的書籍的理智感以及好相處的幽默感。


不過現在他的好相處的感覺已經大為減少,留下的只有深深的不悅和憤怒。


『唉喲?這不是林尾折先生嗎?什麼風把你吹來啦?』蹲在床上的那個男人用詭異邪氣的音調問。


『你講這什麼話?這是我房間耶!而且你現在蹲在我的床上耶!』林尾折不客氣地說。


『喔﹒﹒﹒﹒對﹒﹒﹒﹒我在思考。現在年輕人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思考。充滿了矛盾和自我否定的思考﹒﹒﹒﹒』那個男人看著床單嘀咕著。


『我管你在幹麻!你回你的房間去思考啊!幹麻跑到我的房間還蹲在我的床上思考?』林尾折怒氣沖沖地說。


只見蹲在床上的那個男人沒有回答,他咬著右手小指頭沉思著。


為什麼一定要長相才能把我二一呢?還是其實原因不是長相?說長相又太牽強了點,難道那一百多個被二一的人他都知道長相?不太可能﹒﹒﹒﹒那些都是分散在不同系的,要通通知道長相而且把將其全部二一的除非有過人的記憶不然就是有一套可以得知所有人長相的系統﹒﹒﹒﹒那兇手果然是校方的人嗎?


『喂!你不要不理我啊!怎麼又自己陷入沉思了?』林尾折著急地說。


『林尾折先生!你為什麼一定要打擾我思考?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嗎?難道你父母沒有教你打擾別人思考是一件粗魯而且傷感情的事情嗎?』蹲在床上的那個男人臉上露出了不悅。


『哇靠,你還真理直氣壯啊!你跑進別人的房間還-』


XL!』突然間,一個聲音出現打斷了尾折講話。


只見尾折對面的電腦螢幕上忽然出現了畫面。一開始尾折還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最後他才看清楚原來是一個帶著黑色全罩式安全帽的人正面對著螢幕。


『媽的!你還用我的電腦?』尾折生氣地說。


『黃嗎?怎麼了?』蹲在床上的男人將頭探下去,以倒掛的方式看著螢幕。


『學生會方面的調查報告已經出來了。』螢幕上的黃說。


『很好,叫他們開始報告吧。』


『喂!不要太過分啊!你們到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3sec 的頭像
way3sec

上鎖者

way3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