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選廳內,學生會又再度召開了緊急會議。一名學生會的代表站在講台上發表著近日來的調查報告,他的對面赫然坐著一個頭戴全罩式安全帽、身上穿著黑色大風衣的怪異男子。而那名男子面前的桌上擺著一台筆記型電腦,此時筆記型電腦的螢幕面對著學生會代表,畫面上是一件靜止不動的T-Shirt,衣領的標籤是XL


『我們已證實,直至目前為止,被認定是案件受害者並且退學原因為二一的學生已經高達一百四十七位,全部都已經證實為日校的學生。』學生會的代表拿著報告資料大聲的宣讀,同時不安地瞄了一眼頭戴安全帽的黃以及他桌上的筆記型電腦。


『接著是XL特要求調查的受害者被二一的時間。平日時間散佈在下午六點開始至半夜一點,而又以晚上八點至晚上十二點這段時間最為頻繁。此外,週休二日這段時間則是平均全天候都有人遭到二一,時間分佈的較為零星。』


『好﹒﹒﹒﹒下一項。』新的學生會會長說。前一任學生會會長因為遭到二一刺激過大而精神分裂了。目前人在陽光醫院的加護病房裡和他自己創造的好朋友聊天。現在的這一任則是副會長直接升上去的。


『是﹒﹒﹒﹒』另一個學生會的代表走上台並且拿起麥克風。『截致今天中午為止,透過電話網路等管道收到的當樂相關情報總共有2358件。』


『其中占百分之八十為湊熱鬧性質的詢問,內容包含“之前的演講是真的嗎?”“真的有XL這個人存在嗎?”之類的問題。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裡頭有87件情報是提供者透露認識當樂或是見過當樂。我們將所有相似的情報都一一經過處理,不過結果正如報告所說並沒有任何一件是可信的。』


『最後,有四人自稱自己就是當樂。』此話一出,大家的眼睛都亮了起來。『不過很可惜,我們將那四人個別約談並且作筆錄之後都判定那四個人都不是當樂,只是其心理作用以及各種巧合讓自己誤認自己是當樂而已。』


大家聽完後頭又垂了下來。


『嗯﹒﹒﹒﹒看來報告就到這裡了吧?』新任學生會會長說。『那麼,有任何人想提出相關的問題或是見解的嗎?』


『啊,有的﹒﹒﹒﹒』此時,坐在一德旁邊的小澤圓突然舉起手。一德略微訝異地看著小澤圓,他沒想到小澤圓居然會舉手。


『我絕對不是在肯定那個當樂,可是最近這一個月來朝陽學生的上課品質和用功程度都是有史以來前所未有的﹒﹒﹒﹒』小澤圓小心翼翼地說。


眾人頓時沉默了下來。小澤圓說的沒有錯,最近這幾天朝陽整體的情況真的改善了很多,不但同學上課都不敢遲到或是聊天,甚至連作業也不敢遲交。每次的小考整體成績也都急速上升,這是非常顯而易見的現象。


就在此時,一個尖銳怪異的嗓音從筆記型電腦內傳出。『那麼,我先感謝-』


突然出現一個聲音打斷了XL講話。『喂!你到底把我當作什麼啦?跑到我房間還用視訊聊天?你再不出去我就要﹒﹒﹒﹒哇啊啊啊!』


那是一個男生的聲音。在聲音的主人慘叫完之後眾人沉默了一會兒,不久XL又發出了聲音。『我先感謝這位同學跟我們分享他近日來所觀察到的現象。』


小澤圓聽罷趕緊坐下。


『多虧了各位近日來的辛苦調查,我感覺又更接近犯人了。』XL說,『接下來,請各位以勞教時間為早上以及中午的資管系一年級學生開始調查起。另外我還想要知道所有被當掉的人他們的詳細資料,例如身家背景、社團活動、作息生活以及交友圈等等﹒﹒﹒﹒拜託大家了!』


語畢,XL的影像就一瞬間切掉了,而黃也順手將筆記型電腦關了起來。


『好吧,今天就到此為止,大家辛苦了。』學生會會長說完,大家便整理自己的東西然後散會。


走廊上,大家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一德和小澤圓並肩默默地走在一起,兩人都因為疲倦而不想講話。小澤圓若有所思地看著地板走路,過了一會兒他才出聲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


『一德﹒﹒﹒﹒』


『嗯?』


『我剛剛的發言是不是有點不妥啊?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因為當樂而學生功課變好,可是我講出來好像有點不妥﹒﹒﹒﹒』


『不會啦。反正你講的是事實,有什麼好不妥的呢?』一德拍了拍小澤圓的肩膀打打氣。『只是你可別說要頒獎表揚那個當樂就好了。』


『怎麼可能﹒﹒﹒﹒』小澤圓苦笑了一下。


中午的第三餐廳擠滿了覓食的人們。廳外的座位上坐滿了學生,有些人低頭吃著便當,有些人男男女女一整群的在聊天,甚至還有外語系請來的外國人和一排的學生坐著閒聊。餐廳的門口旁有個小舞台,此時有一個女生正拿著木吉他在台上表演流行樂,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在聽她唱歌。


一德和小澤圓坐在小舞台的對面一張小方形桌子,那裡可以坐四個人,但此時桌前只有兩個人坐,第三張椅子還被他們拿來放東西。


兩人低著頭吃便當,開完會後吃的飯特別美味。


一德面對著那個正在表演的女人,他不時的會看一眼台上的女子,他覺得這樣對那個女的算是一種基本的尊重,雖然那女的不一定有注意到一德在看他。曲罷,一德拍了拍手,在一旁的小澤圓見狀也跟著拍了拍手。


『怎樣?要不要丟紅包上台啊?』此時,一個聲音從一德後面傳出,同時一隻手搭上了一德的肩膀。


一德轉過頭,只見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眼前。


阿唬看著一德,咧齒而笑。


阿唬在另一張沒人坐的第四張椅子上坐了下來。他將手上的便當打了開來,然後挾起了幾口飯菜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女表演者繼續彈著吉他,此時她正在彈奏女歌手張懸的歌。清脆的吉他刷弦和女歌手慵懶的歌聲迴盪在空氣中。


『這麼晚了還沒吃啊?』小澤圓看著阿唬問,同時他吃進了一口青菜。


『勞教啊。從地下一樓掃到四樓,麻煩死了。』阿唬抱怨著,然後吃了一口白飯。『對了,你們的事情處裡的怎樣?今天不是要開當樂的調查會議嗎?』


『唉,想到那個我就煩。』一德嘆了口氣。『案子完全沒頭緒就算了,還被上面要求調查一些不知所云的東西。』


『也不能說完全沒頭緒啊。至少多虧了那個XL我們才能推斷當樂是資管系一級的學生,而且線再不是又推斷出來他大概是早上或是中午勞教的嗎?』小澤圓說。


阿唬面不改色地吃著便當。


『不過一想到當樂就是資管系的,而且可能是我們身邊的朋友,想到就覺得可怕。』一德沉重地說。


『嘿啊。尤其是每個身邊的朋友都可能是當樂,這點我想到就可怕。』小澤圓點點頭附和。『該不會阿唬其實你就是當樂吧?』


『哈哈哈﹒﹒﹒﹒是啊。我是當樂但是到現在都沒把你二一,真是個奇蹟耶。』阿唬開玩笑地說。


『你講這什麼話?』小澤圓假裝生氣地說。一德在一旁笑著聽他們兩人開玩笑。


阿唬的房間內,阿唬回到家之後便拿出筆記本低頭寫著。他將今天在餐廳聽到的事情告訴了教授,教授聽了不禁感到佩服XL。可是教授見阿唬不但沒有著急,反而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此時的他也不知道阿唬在玩什麼把戲了。


『喂,雖然我沒有義務提醒你,可是你再這樣寫下去的話不是會讓自己的身分更明顯了嗎?』教授在阿唬背後看著阿唬說。


『呵呵﹒﹒﹒﹒那是我故意那樣子定時寫的。我要等的就是讓他推翻自己的理論。』阿唬說著轉過頭望向教授。『規則上不是說有六分四十秒可以寫更詳細的二一過程嗎?那就代表可以指定二一時間吧?既然這樣,那就是時候該讓這本筆記本有更完美的使用了﹒﹒﹒﹒』


三天後。


學生會辦公室內,一個學生會的男成員著急地向學生會會長報告這三天發生的事情。一德和小澤圓也在場,他們剛好要來向學生會會長報告這幾天的調查結果。


『昨天又有32個人被二一了?』學生會長失聲道,像是要確認某件他不敢相信的事情一樣。


『沒錯,而且每隔一小時就有一人被二一,那些人全都是在上課被二一的。』學生會的成員說。


『那也就是說當樂是學生的這條線索變的有點不確定了﹒﹒﹒﹒』


『不是這樣的!』一個詭異尖銳的聲音傳出打斷了學生會會長講話。『那只是當樂的技倆罷了!他是試著告訴我們,他不只可以隨意二一別人,而且他可以操控二一的時間!』


學生會會長身後的筆記型電腦傳出了聲音,螢幕上面還出現了一件有XL標籤的衣服。這次不是T-shirt了,而是換成了一件無領無袖的白色汗衫。


他很擺明了是在跟我挑戰,而且當樂他有方法知道學生會的事情,這下糟糕了。當樂有可能就是學生會的人。如果當樂真的是學生會的人那就麻煩了﹒﹒﹒﹒


XL心理如此的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3sec 的頭像
way3sec

上鎖者

way3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