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下午,晴天萬里,熾熱的艷陽掛在蔚藍色的天空裡,就好像金黃色的鑽石鑲在藍色的牆壁讓人展示一般,耀眼而動人。


阿唬走在後山那斜度極大的水泥地上,全身流滿了汗水。地上掉滿了無數的樹葉和樹枝,甚至還有好幾粒好幾粒像是果實一般的東西。要是有任何人被派來清掃後山的話那個人一定會跪下來求勞教組換工作吧。


阿唬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汗水流滿了整張臉,汗滴沿著臉頰從鼻頭或是下巴落下。整件衣服被汗水所沾濕,又濕又黏地令人感覺極度的不舒服。平常騎摩托車很快就到達的地方,現在好像無限遠一樣,似乎有人把路給拉長了或是把時間給延長了一樣。


一般人散步都會想東想西的,但是現在這種情形阿唬可沒有任何餘力來思考,他只能用全副精神撐著自己走完。他到底想做什麼?在星期三下午他來到朝陽後山要做什麼呢?


尤其是他手上拿著朝陽筆記本要做什麼呢?


過了好久,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阿唬終於走到了他的目的地,一個彎道前面的大空地。


這其實也不是什麼空地,只是一段比較寬廣的路段。路的前頭是沿著上山的彎道小路,而路旁沒有山壁沒有樹林擋住,有的只是可以一覽下方城鎮房屋的好風景而已。換言之,路的左方是一個大斷崖。


阿唬還記得開學沒多久班上的同學還跑來這裡烤過肉,那個厚臉皮跟過來姓徐的胖子烤個香腸還花了快一個小時都烤不熟,除了眼睛被煙薰到會哀嚎之外什麼都不會。


阿唬看著遠方的景色,小小白白的房子和屋頂有如為大地著色般散佈在遠方。住在那些房子的人們,一定沒有想到現在正有個人在遠方眺望著他們的房子。斷崖的下方充滿了綠蔭蔭的樹林,彷彿綠色的海一樣,掉下去的話似乎會慢慢地沉下去。


阿唬的臉上不知不覺地出現了笑容。充滿汗水的臉上,那張大口大口喘著氣的漲紅臉龐上,出現的不是疲倦也不是痛苦,而是笑容。


『你在笑什麼?』突然間,一個聲音從阿唬背後出現。


阿唬大吃一驚,轉過頭時他臉上又變回了以前那一副冷酷且理智的樣子。


教授面帶微笑地看著阿唬。


『﹒﹒﹒﹒你怎麼會在這裡?』阿唬用略帶生氣地語調問。他不喜歡自己被人家偷看。


『我在操場看到你走上來就覺得很奇怪,所以就跟在你後面一起走上來了。』


阿唬看著教授,教授依然穿著他貫有的黑西裝,在這個艷陽高照的下午教授居然看起來如此的完好,沒有喘氣甚至連一滴汗都沒有流。他看起來哪像是個從山下走上來的人?


『如果你在我後面,我怎麼一點都沒注意到你?』阿唬試探地問。


『如果我要你注意到我你就會注意到我,如果我不要你注意到我你就不會注意到我的。』教授帶著自信地微笑說。


『什麼意思?你有辦法可以隱藏自己嗎?』阿唬說著,他突然想到了前幾天在他房間的事情。『像之前,你明明坐在我床上我妹妹卻沒注意到你,而且居然連我都找不到你,那是怎麼回事?』


『哼哼,我還以為你不打算問呢。』教授的表情稍微嚴肅了一點。『其實,我有個能力,並不是讓我自己隱形,而是讓你們忽略我。』


『忽略你?』阿唬皺了一下眉頭。『你那麼大一個怎麼忽略你?』


『很簡單,用一點心理學和學生道德就可以了。』教授開始解釋。『你知道,人類會自動忽略眼前不在乎的事物。』


『就像是如果你眼前發生了火災的話,你只會注意到大火的延燒以及消防員的搶救行動。至於身邊到底有些什麼人甚至是消防車停在哪裡停了多少台,事後你一定完全不記得的,因為你根本不在乎那些東西。』


『那跟忽略你有什麼關係?』阿唬問。


『因為我是教授啊!』教授一副理所當然地說。『現在的學生越來越不在乎老師了。上課講話睡覺、遲到從教室前面走、手機響了還接起來、出的作業通通不寫,尤其是在走廊上看到教授都不會打招呼的,教授在餐廳吃飯學生見到也是不聞不問,這就是現代的學生啊。』


『於是久而久之,我練成了一套技巧,那就是讓同學忽略我。居然他們不在乎我,那我就消失在他們的眼前。這招其實不錯喔,一來可以偷聽學生有沒有講我壞話,而且還可以順便聽一聽學生的八卦,到時還可以拿來要脅別人﹒﹒﹒﹒』


阿唬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人很可怕,根本不是做老師的樣子。


『不過有一點要注意,』教授像是突然想到似地補充。『如果說有人摸到筆記本,那他就會感覺到我的意念,然後就會突然注意到我的存在。除非我再讓那個人忽略我,不然在那之前他都會注意到我。』


阿唬默默地看著教授,他突然覺得有點不安,因為教授的這個能力實在太可怕了。阿唬不知道自己到底平時有沒有被教授偷偷地監視著,至少他是沒有辦法察覺的,這點就讓阿唬覺得很可怕了。


『話說回來了,』過了一會兒教授又再度開口。『你跑到朝陽後山來幹麻?』


『我嗎﹒﹒﹒﹒』阿唬頓了一下。『你一定認為我這個人做事都會有目的,不過這次你恐怕要失望了。』


『喔?你這次上來後山是沒有目的的嗎?』


『嗯﹒﹒﹒﹒硬是要說個目的的話就是我要運動一下吧。』阿唬考慮了一會兒才說。『你知道腦袋太多東西的時候就會心煩,心煩的話我就沒有辦法做出理智且正確的判斷,這對我目前的處境來講是非常嚴重的傷害。所以囉,我想藉由登山看風景來停止腦袋的運轉,讓自己休息一下。』


阿唬說著淡淡的一笑。『其實這還滿有用的呢。』


『嗯﹒﹒﹒﹒』教授頓了一下,接著他將視線移到了阿唬手上的筆記本。『那你帶著那一本要幹麻?』


『這個嗎?﹒﹒﹒﹒』阿唬看了看手上的筆記本。『說來好笑,我變的越來越不放心它在我無法控制的範圍內,現在每天都帶在身上,我看不久就會跟它一起睡了。』


『還有﹒﹒﹒﹒』阿唬將筆記本翻開來。『我每天都會看一看裡面的名字,看一看那些已經被我二一的人,不是那種類似欣賞戰利品的性質,而是我知道,我現在放棄了就是讓他們白被二一,我不能對不起他們。』


教授淡淡地一笑,不再多講什麼。


這傢伙每天都要這樣自我催眠啊﹒﹒﹒﹒”


但是在另一邊,另一個人的腦袋並沒有停止運轉。他不可以停止運轉,他知道自己沒有時間這麼做,那樣做會讓許許多多的人受到不合理的二一。他將自己關在一間小廁所內,他不要任何人打擾,也不要太多的事物在他眼前進入腦中干擾。


這個男人寧願把自己關進廁所也不要腦袋受到不必要的干擾。


他用蹲的方式蹲在馬桶上面,右手小指頭含在嘴巴裡,就像是嬰兒要有奶嘴含在嘴裡才能安心一般。

他的眼睛直直盯著前方,前方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道門而已。他其實沒有將門看進眼裡,事實上他什麼都沒有看進眼裡,他已經進入了隔絕於外的精神冥想世界了。


他改變了習慣的犯案時間,是他原本就故意這樣要讓我上當呢?還是他收到消息後才改掉呢?如果是前者那這傢伙就不是好對付的,後者的話那他就是笨蛋﹒﹒﹒﹒


不過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他那樣做都代表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可以知道學生會的行動。他想混淆我們對他勞教時間的判斷嗎?這樣做根本沒用,我還是可以調查所有勞教時間的人啊。


現在有個更嚴重的問題,如果他是學生會的人的話那我當初縮小搜索範圍到資管系一年級就沒有用了啊﹒﹒﹒﹒果然還是要從學生會裡面開始著手進行調查嗎?那就得動用到其他社團的幫忙了。但要是消息走漏出去的話─


突然間,一個人將廁所的門打開,打斷了那個蹲在馬桶上的男人的思考。


林尾折臉上充滿震驚和憤怒地看著那個男人。『你他媽怎麼在這邊?』


『哎呀?這不是林尾折先生嗎?什麼風讓您勞師動眾地吹來我這間小小的廁所了?』蹲在馬桶上的男人用詭異的音調問。


『這是我房間的廁所耶!你他媽講這什麼話?』林尾折氣憤地怒吼。


『喔?這樣啊?說不定你三顧茅房就可以把我請出去了喔。喀喀喀﹒﹒﹒﹒』那個男人講了個冷笑話,然後喉嚨發出了怪異的嗓音哧笑著。


『你﹒﹒﹒﹒你剛剛是在跟我講笑話嗎﹒﹒﹒﹒』林尾折氣的全身發抖。


找教官有可能嗎?不﹒﹒﹒﹒一個教官跟在別人後面實在太明顯了,我到底在想什麼?那果然還是要找其他社團的人來幫忙調查嗎?可是如果當樂並不是學生會的,而是單純他有辦法得到學生會的資料呢?﹒﹒﹒﹒不太可能,學生會的行動都是口頭分配的,不會有任何書面形式來分配行動。書面紀錄﹒﹒﹒﹒不對,他是在調查之前就採取行動,跟書面紀錄沒有關係,那果然是他有辦法知道學生會的調查行動嗎?有可能會是剛好當樂的朋友是學生會的哪個大嘴巴嗎?﹒﹒﹒﹒


『喂!你不要自己又陷入冥想了啊!』尾折見狀著急地說。『我要上廁所啦!你趕快給我下來喔!我可是有學過功夫的喔!我會打爆你喔!』


要調查學生會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應該找什麼社來暗中調查他們呢?我得找一個人數夠多而且在學校內跟學生會可以抗衡的大社團才行﹒﹒﹒﹒進修部學生會!我怎麼沒想到進修部學生會?到目前為止都是日間部學生會在配合我的動作,怎麼我沒想到還有一個進修部呢?對對對﹒﹒﹒﹒首要之急是要找出學生會裡面誰是間諜或是洩漏情報的人。


那個男人想著居然馬桶上跳了下來,連看尾折都不看一眼的走出廁所。


『哼哼﹒﹒﹒﹒知道怕了吧?我告訴你啊,不要看我這麼矮,其實我這一身功夫-喂?你在幹麻啊?』林尾著說著,只見那個男的走出廁所並不是要離開,而是爬上了尾折的床。


男人爬上床之後,將手機拿了起來並且撥打出去。


『喂!那是我的手機耶!』尾折見狀失聲道。


很快地,電話另一頭有人接了起來,不過沒有人回應。


『是學姊嗎?』那個男人用尖銳怪異的音調問。


『不,是小靜。』電話那一頭低沉的嗓音回答。


那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暗號。


『黃,我要麻煩你一件事情。今天之內幫我接通進修部學生會的─』


『你他媽用的還真爽啊?把我的手機還來-啊啊!』


XL?怎麼了?』電話那一頭的男人聽到尾折的慘叫後擔憂地問。


『沒什麼﹒﹒﹒﹒我有個朋友尿褲子而已。回到正題,今天幫我連絡進修部的學生會,然後一聯絡到就打給我,可以嗎?』


『好,我知道了。』黃說完便切斷了電話。


男人又蹲在床上,若有所思地看著手上的手機。


學生會辦公室內,幾個學生會的幹部包括會長聚在一起開小型會議。一德和小澤也在場,雖然一德並不是重要的高級幹部,但是由於嫌犯被XL推斷是在資管系,因此身為資管系代表的一德和小澤就不得不出席這場會議了。


XL希望我們對所有時段掃勞教的資管系學生做調查。』學生會的新任女會長很快地便切入正題。『活動部部長,麻煩你編成幾個小隊來進行這一件調查。個別以跟蹤的方式紀錄每一個掃勞教的資管系學生他們一星期的作息。至於跟蹤的組員學校方面會自動請公假,而成績方面我也會拜託校長通融的。』


一個男生點了點頭。他就是活動部部長。


『會長﹒﹒﹒﹒』坐在會長旁邊的副會長此時開口。『說到調查,最近學生會內出現了許多聲音,主要都是關於辭退的問題。』


『辭退?』女會長頓了一下。『你是指有人想退出學生會嗎?』


『嗯﹒﹒﹒﹒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怕被當樂二一。他們覺得都是他們拋頭露面去調查,哪一天被當樂發現然後二一了他們都不知道,所以才想要請求退出。』副會長說。


『有沒有辦法再挽留他們?』女會長問。


副會長默默地搖了搖頭。


『好吧﹒﹒﹒﹒心不在這裡我留他們有什麼用呢?』女會長嘆了一口氣。『對了,XL建議,以後大家調查事情不要用真實身分,只要報上學生會和報上假名就好了。』


『可是還不是會看到長相?』一名幹部發問。


『沒辦法,現在我們不知道當樂二一別人的條件,所以能隱瞞什麼就盡量隱瞞。』女會長說,大家都輕輕地點了點頭。


『蘇一德同學,』女會長此時將頭轉向一德,一德被這突如其來的指名震了一下。『可不可以麻煩你注意一下你們資管系的任何傳言或是奇怪的人事物?如果聽到任何大小緋聞八卦都請你通報上來,這是XL要求的。』


『喔,好﹒﹒﹒﹒我知道了。』一德不確定地答應了。他心裡暗自想這可是一件苦差事。


夜晚。


黑暗開始籠罩了朝陽。遍佈於學校的路燈不約而同的亮了起來,淡黃色的燈光無力地點亮周圍的空間,這更襯托出了朝陽夜晚的昏暗。儘管如此,夜晚的朝陽依舊熱鬧不已。籃球場傳出一陣一陣的歡呼聲,不知道哪裡也傳來了爵士鼓或是嘻哈音樂的聲音,大概是熱音社或是現舞社的吧。


夜間部學生會的辦公室內,一個奇怪的人正坐在會長辦公桌的前面。


他的頭上帶著一頂黑色全罩式安全帽,身上穿了一件覆蓋住全身的黑色皮大衣。


黃將筆記型電腦帶到會長的辦公桌,並且讓XL跟夜間部學生會會長聯絡上。


『總之,我需要你的幫忙,請你調查學生會裡所有的成員,尤其是當樂特別調查小組的成員。那些人身邊的人,不論是好友家人或是女朋友通通都要調查出來。』XL怪異的嗓音從電腦內傳出。這次螢幕上的衣服是一件學生會的紅色會服,上面的標籤依然是XL


XL,你認為﹒﹒﹒﹒當樂在學生會之中?』夜間部學生會會長將聲音壓低問。


『不一定,但是我肯定跟學生會有關。』


『可是我們現在人手也不夠,大家都為了調查當樂的情忙的不可開交-』


『那就把你的的調查通通停掉。把所有的人員都派到調查日間部學生會上面。』XL冷酷且果決地說。『你們夜間部被二一的人最多,你覺得別人會認為你這個夜間部學生會會長怎麼樣?當初沈肇基電吉他事件我已經把你拱上這個地位了,你難道想要因為當樂下台嗎?』


﹒﹒﹒﹒﹒﹒﹒﹒我知道了。我會全力調查的。』夜間部學生會會長被XL講到了痛處。


『還有,去調查學生會的人不可以有任何朋友是日間部學生會的,一個都不行。這是最重要的一點,請你要注意。那麼就麻煩你了。』說完,筆記型電腦的畫面便瞬間切掉。


黃將筆記型電腦闔上,頭也不回地便走出了辦公室,只留下了一臉錯愕的夜間部學生會會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3sec 的頭像
way3sec

上鎖者

way3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