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折又勉強地撐開了眼睛。


不知道是什麼因素讓尾折醒了過來,也許是地牢裡陰冷的濕氣,也許是下半身劇烈的疼痛,亦或者只是純粹的睡飽了自然醒過來。尾折不能確定,但是他也沒有心情去思考這個無聊的問題,他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他醒了。


他實在不想醒過來,真想就這樣睡死算了。


被拷問完之後,尾折被學生會的人拖到更地底下的一間牢房內。與其說是個牢房,到不如說是用來關禁閉的房間。整個房間沒有任何可以看到門外或是走廊上的洞口或窗口,有的只是鑲在灰暗牆壁上的門,門上有一個得從外面打開的長方形小窗口,以及門底下一個送飯進來的小窗口而已。


尾折被關在一個小牢房裡,非常的小,甚至不到學校宿舍房間的一半大。現在尾折才真的覺得自己住的宿舍房間是個天堂。以前的他總是抱怨學校宿舍的不好,抱怨這個,抱怨那個,似乎沒有一件事情是尾折滿意的。


不過直到他失去了那一切,尾折才真正體會到自己以前是有多麼的挑剔。身在福中不知福這句話也在這時給了尾折深深的體會感。人總是要失去之後才看的到優點,這時的尾折甚至覺得那個常常跑來自己房間的陌生人其實是不錯的人,至少跟學生會的那個邪惡男子比起來簡直是天使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尾折又會被學生會的人拖到上面去打,等問不出個所以然之後再把尾折拖回這間牢房,然後時候到了又再一次往上面拖。不知道已經過了多少天了,尾折每天都過著這樣的生活。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也許哪一天邪惡男子手上的書變成A4影印紙之後,尾折就真的被打死了。他已經不抱著能夠逃出去的希望了,現在的他甚至不存有任何一點期待,他只希望自己能夠少受點苦就很高興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著離開,也許死才是解脫﹒﹒﹒﹒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打斷了尾折的思緒。聲音不是從外面傳來的,出乎預料地居然是從房間內傳來的,而且這個聲音的來源就離尾折躺的位置不遠。尾折大吃一驚,只見地面上的水泥土地開始龜裂。尾折驚恐地看著那個地面的龜裂,龜裂地面的土地開始壟起,然後﹒﹒﹒﹒


一支活生生的手臂赫然從土裡穿出!


Page7 確認


阿唬這下終於確定了,被跟蹤的對象就是自己。


經過教授的提醒之後,阿唬開始察覺到自己的周圍多了好幾個陌生人。上課的時候突然有幾個新學長隨堂選修,走在朝陽的路上也總是有人尾隨在後。甚至連在餐廳吃飯都能感覺到其他桌某些人盯著他的眼光。


原本阿唬以為是要跟蹤蘇一德的,但是過沒多久之後連阿唬的家周圍都出現了這些人,這時阿唬才真正確定那些人是要跟蹤他的。


阿唬有那麼一瞬間以為自己的事機敗露了,不過他很快就為自己找到了合理的解釋。也許對象也不是針對他,而是某些人在調查學生會的所有成員,尤其是跟當樂調查小組有關的成員。身為當樂調查小組而且又是資管系的蘇一德免不了要被跟蹤調查,而身為蘇一德好友的阿唬理所當然地也會被調查追蹤一番了。


阿唬本來考慮要不要暫停執行自己二一壞學生的神聖使命,不過他很快的就打消念頭了。如果這個時候停止寫名字進去筆記本的話,時機未免太巧合,這樣免不了要被懷疑的。他不能展現出對方有猜對事情的跡象,所以阿唬得繼續寫下去。


這一天,阿唬上完了程式設計課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之後,發現教授就坐在房間的電腦桌前。


『你怎麼會在這裡?』阿唬不悅地問,他很不喜歡教授這樣沒有告知地跑到他的房間。


『跟你聯絡一下感情啊。』教授輕鬆地說。『現在外面都有人在跟蹤你,我可不會這麼不識相跑出來跟你聊天。你總不會想要讓別人看到你跟空氣聊天吧?』


『所以呢?你有什麼事情想問的嗎?』阿唬冷冷地說。


『別這麼兇嘛。我可從來沒有在你不方便的時候潛入你家喔。』教授面帶微笑地說。『其實你也知道我要問什麼了,對吧?關於那些跟蹤你的人﹒﹒﹒﹒』


『你想問我要怎麼處置那些人,是吧?』阿唬問,只見教授靜靜地點了點頭。『呵呵﹒﹒﹒﹒早知道你會好奇了。』


阿唬走到床旁邊坐了下來。『其實,基本上我不用做任何事情,只要乖乖的讓他們監視,等一段時間過後他們就會自動消失了。不過,這只是暫時性的而已。我相信過不久他們就會再次察覺到學生會的人有問題,到時候一定會發起第二次的全面大跟監。然後那時的監視程度就會比現在更嚴密了。』


『所以你打算﹒﹒﹒﹒?』


『我要一次來個一網打盡。』阿唬斬釘截鐵地說。說著阿唬又從他的包包中拿出了筆記本。『為了這個一網打盡的計畫,我又對這本筆記本做了三個實驗。』


『你還做了實驗啊?』教授一臉新奇的問。『是什麼實驗呢?』


『第一個實驗是在第三餐廳做的。我讓一個現舞社自以為穿嘻哈裝很屌的傢伙上台打爆一個彈吉他的人。這個實驗讓我發現原來只要最後目的是二一掉被寫的對象,在被二一前要那個人做什麼事情都可以,就連傷害特定人物都可以喔。』阿唬有如解釋般的說。


『真的假的?借刀殺人啊?』教授略帶驚訝地說。


『嗯,可以這麼說。然後第二個實驗是在噴水池廣場上,我讓一個熱音社穿龐克裝自以為很屌的人去打爆一個穿唐裝自以為很屌的書法老師。本來我是打算要那個穿龐克裝的人在地上寫下XL是誰,不過卻沒有發生,他只有打完那個書法老師之後瘋狂地拿毛筆彈電吉他。』阿唬頓了一下,『總之,這個實驗讓我確認,對於自身所不知道的訊息那個被寫名字的人一定寫不出來的。沒關係,我也不期望他寫的出來就是了。』


『嗯哼,那﹒﹒﹒﹒第三個實驗是


『第三個與其說是實驗倒不如說是我心血來潮。我在上課的時候突發奇想,寫一個我們班的同學再四十秒後從教室飛到阿里山然後撞到小火車,校方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將他退學。結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他就直接被退學了。這讓我確定筆記本也不是萬能的,所寫的發生的事情一定要是能夠合乎物理性邏輯才行。』


『你發現了很多這本筆記本的規則是很好啦,但這跟擺脫跟蹤你的人又有什麼關係呢?』


『呵呵﹒﹒﹒﹒別緊張嘛。我做事情都會有我的目的。每個已知的條件都會影響我計畫的方向,現在我已經知道這些規則了,要定個計畫就放心多了﹒﹒﹒﹒』阿唬用筆記本拍了拍自己的手掌。『放心﹒﹒﹒﹒我已經想出了對策了。』


阿唬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學生會這一方,眾人被會長緊急召回時選廳開會。


講台上,一個身穿灰色大衣頭戴全罩式安全帽的人站在講台上,而他身旁的講桌上則擺了一台面對觀眾席的筆記型電腦。這不就是黃以及那神秘的XL嗎?


『各位學生會的成員們,今天我緊急把大家召過來實在是有不得已的事情﹒﹒﹒﹒XL尖銳詭異的嗓音從筆記型電腦內傳出。


『大家時間都不多,我想在此我就廢話少說好了。最近校園內發生了兩件轟動的暴力傷人事件,經調查過後兩起事件的兇手都聲稱自己在行兇時沒有記憶,而且事後也完全沒有印象。更重要的是,那兩位先前都沒有任何精神疾病的徵兆和病歷,連家族方面也都沒有精神疾病的例子。』XL停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接下來跟怎麼說。


『總之﹒﹒﹒﹒我不認為那兩件事情是很單純的學生暴力事件而且沒有任何關聯。雖然沒有正確的證據,但是我推測﹒﹒﹒﹒那兩件事情也許是某種實驗。』


在場的學生會成員聽到都一片譁然。


『這也就是我要告訴各位的,請各位成員以後除了直接被二一的同學之外,其他因為奇怪的事件,我是指任何擁有詭異行為的事件而遭到退學的學生也要注意,因為﹒﹒﹒﹒XL在考慮自己該不該講下面的話。『因為,我雖然很不願意這樣推斷,但是當樂似乎有能夠控制被害人行為的能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3sec 的頭像
way3sec

上鎖者

way3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