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折被這突如其來的事件嚇的不知所措!


他萬萬沒有想到一隻活生生的手臂居然會從地底下鑽出,而且還是極有震撼力地破土而出!這簡直就是恐怖片裡某個恐怖的殭屍從墓地裡爬出來時會看到的場面一樣,最可怕的是這不是電影,而是真真實時的就發生在眼前!


只見土地的龜裂和壟起越來越劇烈,尾折嚇的躲在角落,那個穿出地面的手臂按著地上,好像要把手臂的主人撐出地上那個大洞一樣。接著,另一條手臂也從那個洞口挖出。兩條手臂都同時撐著地面,地面簡直要壟起一座小山丘了。


接著壟起的小山丘應聲崩裂,尾折充滿恐懼地望著那裡,只見崩落的小山丘開始漸漸顯現出一個人影。那個壟起果然是一個人從地面穿透而出,簡直就像恐怖片的殭屍一樣。


尾折強忍著想要大叫的恐懼,定住自己的視線看著那個從地上冒出來的人。


雖然從灰土砂塵中浮現出來的是一個人影,但與其說是一個人,到不如說是一個擁有人類型體的生物般的存在。


他的皮膚不像一般人擁有血色,而是沾滿了沙塵的灰白色。一頭散亂的長髮被沙土染成灰白色的,大半的面容和眼睛都被他雜亂的毛髮和瀏海所覆蓋,讓人看起來就像一隻負傷狼狽的野獸一樣。


他赤裸著上半身,下半身也只穿了一條破舊的牛仔褲而已,看起來野性十足。


尾折不敢發出一絲的聲響,甚至連因為緊張而發出的喘息聲都嫌太大。他深怕自己的聲音吸引了那個不知名的野獸。那個野獸轉了轉頭看看四周,批散的頭髮隨著頭部的搖晃而飛散出沙塵。


野獸的胸膛隨著激烈的呼吸而起伏,充滿警戒殺氣的眼神從毛髮間透露出來,似乎準備將任何一隻靠近的生物誅殺一樣。尾折盡量將自己縮瑟在角落,原本他被拷打時他都希望有人能發現自己的遭遇,現在他只希望永遠不要被人發現。


很不巧地,尾折終究還是被發現了。


那個野獸發現了尾折的蹤跡,他頓了一下,似乎沒有預料到這個地方會有其他人的存在。尾折也發現自己被看到了,他整個人僵了起來,就好像小動物看到大灰熊裝死一般。尾折真心的希望那個野獸以為他只是一個傢俱之類的東西。


只可惜那個野獸不是笨蛋。他看著尾折,慢慢地走近,尾折隨著那個野獸的接近感覺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心跳也越來越劇烈,就好像隨著那個野獸離自己的的距離越短,尾折的生命也越來越接近終點一樣。


野獸在尾折前方幾步停了下來,他默默地盯著尾折,尾折想要把視線移開,但是就好像有什麼力量將尾折的眼珠卡住了一樣,他根本沒有辦法從那個野獸的臉上轉開視線。腦袋漸漸地混沌成一片空白,尾折已經沒有辦法思考了,任何逃跑或是反擊的念頭都不存在了,現在的他只能默默的等待死亡﹒﹒﹒﹒


『這裡是哪裡?』突然間,一個沙啞低沉的嗓音出現。


尾折沒有想到眼前那個不像人的傢伙居然會說話,他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反應。


『這裡是﹒﹒﹒﹒學生會的牢房嗎?』過了一會兒,尾折依然沒有回答,於是那個野獸般的男人再度開口問。


尾折輕輕的點點頭,視線依然不敢移開。


只見那個野獸般的男人看到尾折點點頭後,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環顧了四週一會兒,然後漸漸地放聲笑了起來。那個笑聲充滿了無奈,好像他剛剛做了什麼白費力氣但是卻沒不後悔的事情一樣。尾折疑惑地看著眼前那個男人,他不知道現在到底有什麼事情這麼好笑﹒﹒﹒﹒﹒﹒﹒﹒﹒﹒﹒﹒


星期三的下午。


萬里無雲的好天氣,陽光大肆灑落在朝陽校園內。沒有課的學生們悠閒的漫步在朝陽的街道上,他們手上拿著大本的原文書,幾個人並肩走在一起高興地聊著天,這似乎是朝陽最常看見也最平靜舒適的畫面了。


阿唬拿著微積分的課本,站在圖書館的大門口。


他悠閒地東張西望著,就好像在等什麼人但是因為時間還早所以毫不著急一般。看著偶而會經過自己面前的男女情侶,阿唬露出了無奈的微笑。他到現在還是孤身一人,沒有女朋友也沒有關係比較好的女生。這並不是他交不到女朋友,而是他不想。


為了維持功課上的水準,阿唬得花比別人更多的時間在家讀書,而系籃的練習更是花掉他許多的時間,他哪有時間交女朋友?尤其是筆記本的出現之後,阿唬更沒有多餘的時間和心思去交女朋友了。他必須將他所有的思緒和精力都放在課業,以及更重要的,和XL的決鬥。


阿唬這時注意到他要等的人來了,於是從思考狀態回過神,臉上也露出了微笑。一個嬌小可愛的女孩子帶著笑容走向阿唬,她的手上也拿著一本微積分的原文課本。


那女孩叫做劉芯雅,她是阿唬在掃勞教時認識的女孩。視傳系的學生,對大家都很和善,當時第一次跟阿唬見面時就散發出了她和隨友善的氣質。擁有一頭披肩的烏黑長髮,臉上戴著一副眼鏡。總是保持著甜美的笑容,身材嬌小,白皙的瓜子臉上帶著一種幼嫩的稚氣。她看起來不像個大學生,反而像個國中生或是高中生而已。


她穿著一件水藍色的毛外套,白色的T-shirt胸前有不知道是什麼圖案的圖案。她穿了一件牛仔褲,不過那件牛仔褲比一般人的牛仔褲還要小件。腳上則穿了一雙粉紅色的帆布鞋。


『等很久了嗎?』芯雅帶著略帶歉意的笑容問,音調甜美動人。


阿唬淡淡一笑,輕輕搖了搖頭。


『真是抱歉喔,沒了課還要留下來教我微積分﹒﹒﹒﹒』芯雅皺起眉頭說,她不好意思的樣子也分外可愛。


『沒關係啦,我順便也可以複習微積分啊。』阿唬說,『啊,對了,我拿個東西,你先等一下。』


阿唬說著從包包拿起了朝陽筆記本,他稍微離開了芯雅幾步路,並且看看時間然後在筆記本上寫了不知道什麼內容的文字。芯雅雖然覺得奇怪,不過她也沒有懷疑什麼,畢竟她不知道阿唬手上那一本是可怕的朝陽筆記本。


『好了,我們走吧。』阿唬闔上筆記並說。


『你剛剛在寫什麼啊?』芯雅睜著好奇的大眼問。


『沒什麼,一點小事情罷了﹒﹒﹒﹒』阿唬不以為意的說。


兩人走進了圖書館。大廳有一座創辦人夫婦的雕像以及不知道為什麼擺在那邊的關公的雕像。大廳後方的鋼琴有學生在練習彈奏,二樓主廳的門口旁放滿了看板,上面有各項圖書館舉辦的活動消息或是圖書館的借閱率和人口流量之類的數據。


二樓大廳的對面是921地震紀念館以及校史紀念區,那裡一般都沒什麼人去看,大家畢竟對地震後壞的一踏糊塗的校園以及歌功頌德的文章沒有什麼興趣。


通過大門口的磁性探測器後,兩人走向電梯,並且打算搭電梯到六樓讀書。終於等到電梯之後,兩人步入電梯並且要關上門的時,阿唬從正要關上的電梯大門細縫中看見一個男人小跑步過來,於是他順手按了開門的按鈕,讓那個男人一起搭乘。


『謝謝。』那個男人進來以後冷冷地說。


那個男人身穿一件白色棉澳外套,綠色的上衣以及牛仔褲。穿了一雙黑色的one star步鞋。他的身高比阿唬稍微高一點,方正的臉上透露出剛毅的氣息,不過嚴格來說那個男人還有幾分英俊。擁有一頭短髮以及黑色的粗框眼鏡。


電梯關上之後,三人默默不語地看著電梯裡的電子螢幕,上面顯示了電梯目前的位置。電梯內的氣氛常常是最僵的,一群不認識的人近距離站在一起,而且任何一方大聲講話都是不禮貌,所以能夠做的就只有看著電子螢幕或是朋友的臉而已。


就在電梯順利的經過五樓時﹒﹒﹒﹒


碰”


隨著一聲巨大的機械停止運作聲,電梯內產生了巨大的晃動。三人都因為突如其來的晃動而重心不穩,芯雅嚇的大叫並趕緊抓住阿虎的手臂,阿唬則是將手按著電梯的牆壁維持平衡。那個男人也因為重心不穩向前撞上電梯門,不過沒什麼事就是了。


此時電梯已經沒有上升的感覺了,應該是處於完全停擺的狀態了。


『妳還好嗎?』阿唬低下頭關心抓著自己手臂的芯雅。


『嗯﹒﹒﹒﹒』芯雅輕輕的點點頭,兩隻小手還不敢放開阿唬的手臂。『怎麼了?電梯壞了嗎?』


『我不知道﹒﹒﹒﹒也許是停電吧?』阿唬說著,眼睛瞄向身旁那個男人。


只見那個男人看著電子螢幕,發現電子螢幕的畫面完全沒反應,於是那個男人趕緊按下電梯按鈕旁邊的緊急通話鈕。


『喂?你好?』對講口不久出現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們的電梯出現問題了,現在我們被卡在圖書館的五樓。』那個男人對著對講口說。


『我知道了,剛剛我們也接到很多通知,有很多人也被卡在電梯裡。朝陽突然大停電,現在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不過備用發電機很快就會運作了,請不要擔心。』對講機裡的那個人如是說。


『好,我知道了。』男人說,然後放掉了對講機的按鈕。


『突然停電啊﹒﹒﹒﹒』阿唬嘀咕著。


『看來我們真幸運,今天可以去簽樂透了。』男人揚起眉毛說。


阿唬笑了一笑,然後他瞄向身旁的芯雅,只見芯雅一臉緊張地緊抓著阿唬的衣服,就好像她知道電梯隨時會掉下去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3sec 的頭像
way3sec

上鎖者

way3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