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網誌已經不再更新,有任何留言板主也不會回應也不會再來看

前言:整個故事是在有一天我跟朋友在msn聊天的時候想出來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談到了絕命終結站的死神有多幹,每次都有人會預知死亡。

 

咖啡廳內,眾人各自坐在位子上,坐著不同的事情。有些人低頭看書,耳掛耳機、有些人三五好友聊天打屁、有些人靜靜品嚐著蛋糕和咖啡的味道。


突然間,一個人像是喉嚨梗到東西似的,整個人臉色發紫,從喉頭發出了低聲呻吟,然後倒了下來。旁邊的人見狀,正要衝過去查看,結果竟然也發生了同樣的情況,不支倒地。


咖啡廳內的人一個一個倒下,他們都呼吸困難、臉色發紫,就好像有什麼病毒散播開來一樣。在吧台煮咖啡的服務生也不支倒地,手上端的咖啡翻倒在烤麵包上,結果烤麵包機被水一潑,整個短路發出火花,而咖啡機的電線也開始走火,一路爆出火花到插座。


插座整個爆炸,並且竄出火光。而就在此時,廚房做飯的廚師剛好也不支倒地,把火爐上的湯給打翻。打翻的湯將火爐的火給熄滅,只剩下瓦斯外漏,然後再配合外面電線走火,就這麼天時地利人和呼應之下,整座咖啡廳就炸掉了。


男孩忽然驚醒,他看了看四周,四周的人都一切安好,但是他意識到自己就在這個咖啡廳裡,而且不知道怎麼著,他有一種感覺,剛剛那些情景就會在不久後發生。


『不要喝!』男孩跳起來,把對面朋友的咖啡給打翻。


『啊!』一旁的女性朋友尖叫。


『你幹麼?你瘋了啊?』另一名男性朋友暴怒地問。


『這裡的咖啡有毒!等一下這裡會爆炸!大家快逃啊!』男孩歇斯底里的吼叫著。


就這樣,男孩和朋友一行人被咖啡廳的服務生趕了出去。一群朋友氣得要死,罵男孩是不是發神經,男孩一邊解釋一邊拉著朋友,讓他們離咖啡廳越遠越好。隨著他們離咖啡廳越遠,那些朋友就罵男孩罵得越兇,直到眾人的情緒沸騰到最高點,僅存的理智爆炸,要把男孩打一頓的時候,後面的咖啡廳也跟著爆炸了。


眾人傻眼的看著咖啡廳,不敢置信男孩剛剛講的話居然成真了,他們都面露驚愕的看著男孩。而此時,飛在空中的死神也傻眼的看著男孩一行人,不敢置信居然又有人做到預知夢,逃過死亡,這下又要麻煩了。


絕命終結站:死神會議


不久後,在陰間撒旦的辦公室內。一個身穿白色襯衫,打著一條領帶的骷髏頭坐在辦公桌前,等待撒旦的到來。這次撒旦緊急把他叫過來,大概又是陽間那裡出了什麼大事,所以才把正在死海渡假中的他給叫了回來吧。


沒辦法,身為死神的緊急顧問,也就是所謂的危機處理人員,平時都是在休假,有危機的時候不管在幹麼都得到,就算是家人住院,而且醫院都發布病危通知了也得丟下家人跑來。


骷髏頭女秘書端了一杯咖啡來,骷髏頭顧問點點頭致謝,看著女秘書走出去,心裡暗暗的想這個女秘書會不會平時沒事和撒旦彩排成人影片的故事。


然後顧問小啜了一口咖啡,應該是便宜貨,顧問心想,看了看辦公室的擺設。好像沒有什麼重要文件的樣子,陰間有這麼多事情要處理,卻沒有看到這個老闆有多少文件在用,那到底那些文件都跑哪了呢?難道都是工讀生在審核嗎?


就在此時,辦公室外傳來了腳步聲,顧問將咖啡放到桌上,並且站起身來迎接他的老闆。一名身穿高級西裝、骨架比一般骷髏頭還要大的骷髏頭男子走了進來。他的背後長了六根壯觀的翅膀,羽毛被梳的光亮整齊、氣宇非凡。這個有六根翅膀的大骷髏頭就是撒旦,陰間最大的首領。


撒旦手揮一揮,示意顧問可以坐下,接著便走到辦公桌前也坐了下來。


『喔,咖啡啊,你看我這秘書多好,隨時都會幫我把東西準備好。』撒旦說著將桌上的咖啡拿起來喝。


『呃....』本來顧問要說那是他的,不過話到了嘴邊就吞回去了。


『怎樣?你也想喝啊?哎呀,真是招待不週,抱歉啦。』撒旦說著按下了桌上的對講機,『漢娜啊,麻煩妳再泡一杯咖啡,謝謝。』


『好,請稍等。』女秘書說,然後兩人又繼續了對談。


『嗯,渡假好玩嗎?』撒旦問。


『這個嘛....一開始搭幽靈列車的時候很快樂,但是一下車又要買回程票回來就不太快樂了。』顧問說。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不想這樣打擾你,可是就是出了大事,不得不把你請回來,不然會天下大亂啊。』


『我知道....幹我們這種的,本來就有隨時得上工的心裡準備,我習慣了。』


『那麼,在咖啡來之前,你有沒有覺得我今天哪裡不同?』撒旦揚揚眉毛。


『呃....』顧問打量了撒旦全身,他除了眉毛揚了一下之外,還有後面的六根翅膀也像是打招呼似的拍了拍。『你的翅膀變漂亮了。』


『沒錯!』撒旦得意的拍了一下桌子。『有沒有發現他變整齊又柔順多了?我用了陽間的人發明的一種叫做髮蠟的,哇,原本會掉來掉去的毛現在都乖乖的留在翅膀上勒。I can give you Gatsby~Gatsby~Gatsby~


............


....你沒有看過那個廣告嗎?木村拓栽的....


『抱歉,沒有....


『喔,呃,這....喔!咖啡來了!』女秘書就在此時剛好端了咖啡走進來。她一臉疑惑的看了看撒旦面前的咖啡,然後又看了看顧問。顧問聳聳肩,女秘書又什麼都沒說的走了出去。


『呃,剛剛是怎麼回事?』撒旦好奇地問。


『什麼怎麼回事?』


『你和我的秘書,你們兩個剛剛眼神交會了一下,好像有什麼事情?』


『沒有啊?』顧問裝傻地說。


『有啊,你剛剛還聳了一下肩膀,好像在說你也不知道一樣。剛剛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有,沒事情。』


『明明就有,我很確定她剛剛的神情有異,是跟我的咖啡有關嗎?』


『沒有,路西法,你太多疑了。你到底要不要開始談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喔,對,回到正題。陽間那裡又發生了嚴重的失誤了。』撒旦說著又喝了一口咖啡。


『什麼樣的失誤?』


『就是....很麻煩的那種。


『你是說,那種很麻煩的不知道什麼原因又有人預知了事故,所以一堆人逃過一劫沒有死掉的那種失誤嗎?』


『對,就是那種。』撒旦沈重地說。


『你知道嗎?你不覺得你們的系統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嗎?這種事情已經發生四次了耶,在加上這次是第五次了。五次了,你們已經讓人預知到死亡五次了,你們不覺得事情有不對勁嗎?』


『這個,這方面我們也已經展開調查了。不過說來奇怪,以前都沒發生這種事情的啊。我們從那兩個人吃了蘋果後就開始一直看著人類進化到現在,這幾萬年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的啊。因為意外和失誤而沒有死掉這是常有的,可是居然能夠預知死亡的發生,這大概是從千禧年之後才開始的。』


『我知道,飛機事件嘛,那是第一次,那時候我也在場,整件事還是我處理的。』


『厚厚,老兄,你處理的手法可真夠絕了!每個都搞得像意外一樣,尤其是第三個死掉的那個老師,真是有夠衰的-』


『你知道我每次都要想一些意外讓他們死掉有多困難嗎?一個意外沒成功就殺不成,搞得最後兩個拖了三年才殺死。然後又有一堆人因為第一次的事件本來要死的結果沒死,我又得去搞個大車禍來讓他們死。然後大車禍之前又有人預知到大車禍,就這樣一直搞一直搞,搞到最後還是有人沒有死,我還得為此參加專案會議,你大概不知道這樣有多令人不爽吧?我要把這些人一個一個列出來,寫出他們的關聯還有死法,又不能讓他們的事情影響到其他人,我簡直是在編小說啦。』顧問一連串的抱怨著。


『哎呀,別這樣嘛,你可是因此而得到了死亡藝術家的美名耶。』撒旦安慰著顧問說。


『什麼死亡藝術家?有時候我還真想直接跳下去,拿刀把他們殺光就好了。』


『喔?可以啊!反正你就隨便附身到一個死掉的人身上就好了,又沒關係。』


『不要,已經有人這樣做過了。你還記得上次跟我們去唱歌,然後戴了個喝醉酒戴了個耶穌面具到處親女人的那個死神嗎?』


『有啊,他好像是美國那邊的死神嘛,他怎樣?』


『他就做過那種事啦!他跑去附身在一個淹死在水晶湖的壯漢,然後跑去殺那些意外沒有死掉的人,說來奇怪,那些意外沒有死掉的都是會吸大麻的年輕人和辣妹。呃,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每次為了殺一些特定的人都要跑來跑去,因為那些人看到他都會逃跑,而且到最後還會反抗他,把他的肉身打回水晶湖去。結果那些人沒有死,又得用其他方法搞死他們,為此他又參加了好幾次檢討會議,最後才放棄那個方法的。』


『喔!我有印象。我好像還為此罵了他幾次。』


『所以我只能說啊,你沒有親自下去做你不知道那個的麻煩啊。』顧問感慨地說。


『哎呀,老闆都是這樣的嘛....』撒旦心虛地說。


『唉,總之,要我附身到別人身上殺人是行不通的。』


『那....你要怎麼辦?繼續想一堆意外殺死他們?』撒旦問。


『這次我不太想用意外了,我想用一種比較,嗯,比較....制式化的死法。』顧問思索了一下。


『制式化啊?像是大家都突然心臟痲痹死掉嗎?』


『這樣大概會讓人家以為有什麼超能力者在替天行道吧?不是,不是這麼難得的巧合,我是指像是疾病之類的。』


『喔,疾病啊。疾病就沒那麼有創意了....』撒旦臉上略顯無趣地說。


『有不有趣是一回事,我們先姑且不談。到是一直有人能夠預知死亡這件事情,你可別當成小事情來看待,這要趕快處理的啊!』顧問嚴肅地說。


『我知道。雖然沒有正式的報告出來,可是我猜測,大概是跟人類科技的發達有關。因為以前的世界沒有那種人造的電子儀器,所以人類不會有預知到死亡這件事情。可是現在的世界不同了,人類身邊到處都是會散發電磁波和輻射的東西,他們的腦袋面臨著人類世紀有史以來接觸最多電磁波和射線的時代,而且這個情況還會更加嚴重下去。而他們的大腦接觸那些東西久了,開始起了微微地變化,所以開始可以接收到我們這裡的頻率之類的。這只是我猜測啦。』撒旦說。


『嗯....這也是有可能啦,不過老實說,我想的是另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我在想....』顧問壓低聲音,並將身子傾向前。『我在想,有沒有可能,是上面搞得鬼?』


『上面?你說天堂那裡?』


『對,天堂。』


『為啥?他們要用那樣幹麼?』撒旦不解地問。


『可能....可能啦,只是我在猜想,他們也許想要找出第二個耶穌吧?』


『啊?』撒旦面露錯愕。『怎麼說呢?什麼叫要找第二個耶穌?』


『不是說真的要找耶穌啦,再怎麼說他們那裡已經有一個了。我的意思是,他們想要找出第二個願意犧牲自己去為大家贖罪的人。你想想看,當初耶穌也是知道自己將會在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死掉,而他就欣然接受了一切,最後邁向自己預料中的死法,也完成了他的救贖。到了現在,上面那裡又再用同樣的方式,去找出一個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死掉的,卻又願意去面對的人。因為他如果不面對而選擇逃避,那就會害到更多人因為他沒有死而死掉。』


『呃,等等,那他們幹麼要找那樣的人?』


『我不知道,也許是人類的罪又太深重了吧?』顧問聳聳肩,『就像為啥當初要降大洪水還要諾亞建方舟那樣,我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那,他們找了五次都沒找到耶。』


『那是當然的吧,我看事情已經太久了,他們忘掉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當初耶穌敢那樣去送死是因為他知道死了有天堂,他還可以去做上帝的兒子,可是其他人不知道死了會怎樣啊。』


『呃,對啦,也難怪他們找不到那樣的人....』撒旦想了想,覺得不對勁。『嘿,等一下,又還沒確定真的是這個原因。』


『對啊!所以我說只是我猜而已啊。』顧問說。


『嗯....不過這個想法倒是滿新鮮的,等等我就來貼到骷髏書(Skullbook)上跟大家說。』


『你可別亂說啊,你這樣會引起人家抗議的。你忘了那個演地獄霹靂火的男主角在部落格貼一句“天堂一定強”之後就被多少人揚言封殺嗎?


『好啦,我知道,我開玩笑的啦。』撒旦無趣地說。


『再怎麼說你都是公眾人物,要小心言行嘛。』顧問不忘多唸了幾句。


『好,是,我了解了。那回到正題,你打算用什麼疾病來處理這次的事情?』


『這個嘛....』顧問沉思了一下。


-----------------------------------------------------

男孩爬起床,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自從上次僥倖逃過災難之後,男孩就覺得這個世界的每一天都格外的美好,像是老天恩賜的那般。


自從上次的事件之後,男孩整個人有如重生了一般。他不再使壞,努力讀書,成為好學生。平時空閒時間還去做志工,從事公益活動,努力的為這個世界奮鬥。他知道,他的命是老天恩賜給他的,他要好好回饋社會來報答上天。


然而,就在今天上學的途中,男孩開始感到有點咳嗽,大概是有點小感冒了吧?不久,男孩在學校內開始出現發燒的現象,最後被送進了醫院急診室。不久,男孩從原本的小咳嗽演發成肺炎和心臟衰竭,最後不治去世。


晚間的新聞報導,女主播看著新聞稿說:今天下午,又一件新流感的確定死亡病例出現。死者是一名就讀高中的男學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3sec 的頭像
way3sec

上鎖者

way3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ovestories
  • http://lovestories.funbbs.me/?fromuid=2

    【獨家藏書閣】原創領域

    這是一個專門為愛寫的作者分享小說的論壇,目前已經有許多寫手在這裡分享文章小說

    論壇裡也有多位喜愛評文與參與心得的會員常常會在文章做建議與提醒,讓作者能日漸進步

    也希望您的小說能在這個論壇一起分享給大家,我相信一定會受到大家的喜愛喔